北堕

其实我真的想写all周……

[周叶]时光可以回头吗(上)

私设
ooc

在繁华的街头,周泽楷漫无目的的走着,他茫然的看着周围人来人往,却不知道自己该往哪里去。
他今天加班,十点了才下班,但是在街头,行人匆匆,依旧一副忙碌的景象。
他穿着西装,经过一天的工作已经有些褶皱,手里提着公文包,慢慢走到栏杆处,看着远处的景色。
已经两年了,还是会不由自主的想起他。
那个自己曾经深爱,现在可能依旧深爱着的男人。
看着行人匆匆会想起他,想问问他,你现在过得怎么样?开心吗?
看着远处灯火会想起他,想问问他,你现在,身边有人陪着你看夜景吗?
看着成双的人也会想起他,想问问他,你有没有想过我呢?
周泽楷从来不觉得自己矫情,分手的时候也挺干脆的,两个人在一起久了,就觉得清淡而无趣了,你嫌弃我这点不好,我嫌弃你那点不好,总之,一开始的甜蜜已经随着时间流逝而被灰尘掩藏了。
分手之后一段时间也没有什么感觉,那个人一直都存在着,只是不在你身边而已。他在你看不到的地方,很好的活着。
可是在每天醒来另一半床没有温度的时候,他都会沉默很久,坐在那里,伸手过去,又收回来。
那里已经没有人了,也不会再有他的体温。
周泽楷一开始不承认自己是想着他的,分手都分手了,对吧,他和你在一起越来越不快乐,分手也是正常的。
你为什么,不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呢?
因为我沉默寡言,没有每天都说爱你。以前的惊喜也因为对方对我的熟悉而没有一点惊喜,所以我就不做了,你可能以为我厌倦了,你渐渐地,不知道我在爱着你。
因为我工作忙碌,相处的时间越来越短,每天下班之后也很累,回到家之后两人也不会再有温馨的亲吻,只有相对而坐的沉默不语。
周泽楷想着想着,突然就笑了,心说,我怎么只想着自己的不好呢?他也应该有责任的吧。
可是他有哪里不好呢?
现在想想,他哪里都好,是我自己不够好。
周泽楷又看了一会儿,觉得自己应该回去洗洗睡了,明天还要早起上班。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周泽楷听说有位同事辞职了,很多人不解,同事说:因为我觉得自己失去了很多,我想去找回来。
周泽楷在那一瞬间也有辞职的冲动,但是很快就冷静下来了。同事已经结婚,有个漂亮的妻子,可爱的儿子。
他失去的是什么呢?
下班之后,其他人要给辞职的同事办场欢送会,周泽楷被拉着去了。
酒真是个好东西,虽然不太好喝,但是效果不错,迷惑自己,麻醉自己的效果。
半醉半醒之间,周泽楷去问同事。
你挺幸福的,你想去寻找什么呢?
同事看了周泽楷一眼,没想到这个平时沉默寡言的同事会问自己这个问题。但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
他笑了笑,对周泽楷说:我想找的,是我自己的内心。
周泽楷喃喃:自己的内心?
同事拍了拍他的肩膀:趁着自己还没有完全对生活妥协,就是要冲动一次。去做你之前没有做的事,这样老了以后不会后悔。

周泽楷辞职了。
他辞了工作,想无声无息的从公司离开。他没有前同事那种好人缘,大家也没有太关注他,只是会问他:为什么辞职呀,听老总说你该升职了啊。不要被那谁影响,人家辞了工作每月还有好几万的房租收呢。
说:你也要走了啊,下班之后再办一场吧。
周泽楷笑着拒绝了,说昨天就算是了,送他们两个。
周泽楷出了公司,虽然抱着自己的东西,但是却觉得很轻松,非常的轻松,从来没有的轻松。
他回到家,收拾好行李箱,去联系房东。
周泽楷想把房子买下来,这里有和他全部的回忆。
房东直说了:很贵的啊,你买不起。
周泽楷:……
周泽楷:那我付个首付吧。
房东不卖,这里地理位置挺好的,租金也高,卖了就不能做长久的买卖了。
周泽楷人生第一次觉得自己还挺能说的,把房东给说动了,把房子卖给他,不过要全款。
周泽楷:……
周泽楷很无奈,他没有什么朋友,找人借钱也没有啊。
和周泽楷比较熟的就只有江波涛了,但是也有两年没有联系了,突然借钱很尴尬。
周泽楷看房东,房东看着他。
周泽楷还是给江波涛发了微信。在微信发出去一瞬间,他就关闭了手机,和房东聊天,等了两分钟之后,打开手机,对方没有回复。
周泽楷是庆幸的,他希望对方已经不用这个账号了,信息撤不回来,也没有关系,对方不知道他说了什么。
和房东抱歉的笑了笑,周泽楷打算放弃的时候,他收到了一条短信,是银行的到账短信。
周泽楷看了一下后面的零,觉得两年不见,江波涛可能是中彩票了。
刚过户完,周泽楷就直奔车站,房东问他去哪,周泽楷说随便走走。
问他什么回来,周泽楷说不知道。
房东很生气,你买了我的房子不住人是对这套房子的侮辱。
周泽楷上车跑了。

江波涛发了一条朋友圈。
当然是用的另一个账号,这个账号如周泽楷所想,他已经不用了,但是当时他就像抽风似的折腾了很久又登上了,登上没多久,就收到了周泽楷的消息。
江波涛看到消息的时候是懵逼的。
周泽楷给他发消息了!
还直接借钱?
是不是被盗号了?
江波涛翻了翻周泽楷的朋友圈。
嗯……
最后一条是两年前发的。
两年前啊……
江波涛叹气,他截图,打码,用另一个账号发了朋友圈。
江波涛:消失两年的好友突然借钱,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或者是被盗号了吧。
图片里,只有三行消息。


借钱
三百五十万

评论:
羊习习:我艹这谁?!口气好大啊,肯定是骗子!
江波涛回复羊习习:……
黄少回复羊习习:哈哈哈哈还用问吗如此简单明了除了消失已久的某人还会有谁啊?你完了孙翔你居然敢骂他。
羊习习:我错了,现在删除还来得及吗?
喻文州回复羊习习:已截图,不谢。
羊习习回复喻文州:卧槽你手速难得这么快啊你!赶紧给我删了!
黄少回复羊习习:你真完了孙翔,我亲眼看见他截图发给老叶!哈哈哈你就等着死吧。
王杰希:重点,他借钱做什么?
陈果果:@叶修……
苏沐橙:@叶修……
江波涛:@叶修……
羊习习:@叶修……不是,你们艾特叶不修做什么?他常年窥屏,从不留言,更加没钱啊。
黄少回复羊习习:叶修没钱的你是不是该喝六个核桃了?
羊习习回复黄少:你居然人身攻击,@喻文州你家的人你能不能管管?!
喻文州回复羊习习:我就不管我就不管有本事你来打我呀略略略!
江波涛:不要闹了几位,三百五十万谁有?
全体@叶修。
江波涛:他应该不在,要不然大家凑凑?
叶修:不用。
众人:……
江波涛拿着自己的手机,不知道该不该和周泽楷说一声,正犹豫着呢,叶修的消息过来了,就是不让他和周泽楷说什么。
江波涛:那我说什么?
叶修:什么都不说。
江波涛挣扎了一下,算是同意了。
周泽楷要是问了,他就说,要是不问,那就不说,不过以周泽楷的性子,大概是不会问的。

周泽楷买了最快开始发车的车票,目的地居然是杭州。
周泽楷拿着拿着票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进站了。
城市那么大,不一定会遇到他。
城市那么大,怎么可能遇见他。
他坐在车上,拿着房产证跟做梦一样,四百多万的房子说买就买了,当然了,他的钱只够首付了。
周泽楷拿出手机,打算问问江波涛钱哪里来的,结果他爸爸先给他打电话了。
爸爸:小楷啊,你要这么多钱做什么?
周泽楷:……
爸爸:……不能借人家小江的钱啊,我已经替你还给他了,你把钱还给我吧。
周泽楷笑了笑,心里很暖,嗯了一声。又说了自己辞职的事,那边的人沉默了一会儿,叹气说随他去了,只是累了的时候,不要忘记回家。

江波涛把周泽楷父母转给他的钱又转给了叶修。
叶修:?
江波涛:周伯父给的,他说不能用我的钱。
江波涛:还给你吧。
叶修:知道他借钱做什么吗?
江波涛:不知道啊,他没说。
叶修:你问他。
江波涛:你自己问啊。
对方没回复,江波涛无奈,只能给周泽楷发消息。

周泽楷在车上睡着了,他下车之后才发现江波涛的消息,但是没有回复。
杭州他几年前来过,对某些地方很熟悉,但是几年过去了,肯定已经发生了极大的变化。
物非人非。
他并不打算在杭州长住,订了两天的酒店,出门去了西湖。
白天的西湖人也挺多的,他沿着西湖走了半圈,因为出色的颜值被很多人偷拍,他也没有在意。
太阳快落山的时候,周泽楷随手拍了一张晚霞,发到朋友圈里。
江波涛评论:照片不错啊,我好像看到雷锋塔了。你在杭州?!
周泽楷回复他:谢谢你,江。
江波涛急得抓耳挠腮,你去杭州做什么?!难道是想偶遇某个人?不可能的啊,某人现在在北京!
江波涛心说,你还谢我,我都快把你给卖了。
因为江波涛截图给叶修了。
江波涛在微信发消息问他。
江波涛:问你借钱做什么了?怎么不回答我?
周泽楷:没做什么。谢谢你。
江波涛:……
这是打定主意不说了啊,到底是做什么?!
叶修看到图片上的杭州之后,第一反应是,周泽楷是去找他的吗?
然后又放下手机,觉得自己应该是想多了,两年可以改变很多事,比如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感情。
叶修没有自信周泽楷现在还是爱着他的,毕竟自己现在对周泽楷的感情也很复杂。
叶修对面的叶秋看着自家不省心的哥哥自从看了手机之后就一直坐立难安的样子,忍不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他的手机拿了过来。
叶修:……
叶秋:“哦,原来是他。”
叶修:“不是,没有。”
叶秋:“分手两年了吧,忘不掉就去追回来吧。”
叶修:“哪有你说的那么容易?这感情就跟镜子似的,破镜难圆,就算圆了也依旧有裂痕。”
叶秋:……
叶秋不管了,让叶修自己折腾去吧。

周泽楷第一天看了西湖,第二天去了叶修以前工作的地方,当然了,周泽楷是不会觉得自己是有意的,他只是偶然间一抬头,就看到了。
他在一楼咖啡厅靠窗的位置上坐了一天,服务员都过来问他好几次要不要续杯,周泽楷不好意思再续杯,就又点了些甜点,道:“我在等人。”
等到华灯初上,他也没有等到人来,周泽楷出去的时候,一家店的女员工都红着眼睛看着他,还有一个女孩拿了店里一直玫瑰,送给了他。
“不要难过。”女孩说:“该来的总会来的。”
周泽楷一愣,接过玫瑰花,道谢离开。
他现在玻璃门外,低头轻嗅玫瑰,背景是万家灯火,看的店里几位都呆了。有人眼疾手快的拍了张照片,然后被同伴疯抢。
周泽楷心情很好,他当然知道自己等不到人,但是他收到了祝福。
回到酒店之后,周泽楷收拾东西,离开了杭州。

有间咖啡店V:今天,一位先生上午十点来到店里,坐在落地窗前等人,一直等到晚上七点,没有人来,我们送了他一只玫瑰,给了他一个祝福。[图片]
照片就是店员拍下来的那张,没有滤镜,却美的不像真实。
咖啡店还是有些粉丝的,觉得他们肯定是请了明星过来宣传,然后就一个劲的转发。
苏沐橙正好刷到,越看越觉得那人像周泽楷,就截图发给了叶修。
苏沐橙:[图片]
苏沐橙:他……不会是在等你吧,那里不是你们之前去过的地方吗?
苏沐橙字字扎心,一刀一刀毫不留情。
叶修没有回复,他点开图片,看着照片里两年没有见过的人,目光温柔。
在没有见到人之前,所有的想法都不算数。你以为自己理智了,实际上你的想法还是带着一些埋怨和委屈,所以说放开了,放弃了,都是在安慰自己而已。
叶修看了一会儿,突然站起来,出门。
叶秋道:“你要去杭州?”
叶修停下来看着他,笑着点头:“我觉得你说的挺对的。所以我要去了。”
叶秋却道:“不好意思,人家已经走了。我查了一下他的行程,下一站是西藏。”
叶修:“……”
啥?

周泽楷去西藏也是随便买的票,买完之后就有些后悔,有点太远了吧?
他和前同事联系了一下,问对方在哪里,对方答,准备去沙漠种树。
周泽楷立刻就不觉得后悔了,西藏算什么,人家都去沙漠种树了。
周泽楷也决定说走就走,他上网查了一下行程,结果还要到上海转车。
坐飞机很快,坐火车要两天两夜。
周泽楷犹豫了一下,反正自己有时间,就坐火车好了。
听说沿途的风景很好。
第一天的时候还没有进入西藏,他睡了几个小时,醒来之后坐在床上看着窗外出神,饿了就吃点面包。
第二天进入西藏,周泽楷像一个小孩子见到新奇玩具一样,拍了很多照片。
然后全部发了朋友圈。
江波涛全部发给了叶修。
叶修:……
叶修:我说小江啊,你不用给我发了,我现在就在西藏等着他。
江波涛:……
江波涛想哭,然后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大家。
众人决定集体换个马甲去加周泽楷微信,然后窥屏评论。
周泽楷在火车上收到了很多好友请求,他看着陌生的头像和昵称,没有同意。
众人等了半天:……
孙翔私聊江波涛:你能不能说说他?!怎么不知道同意?!可以不同意其他人,但是一定要同意我。
黄少天私聊江波涛:快点让周泽楷同意我的好有请求啊我很好奇他去西藏做什么,会不会碰到老叶,两人遇见之后会说什么。其他人无所谓,但是一定要同意我和喻文州的啊。
陈果私聊江波涛:嘿嘿,麻烦你开个后门好吗?我想知道具体情况啊,叶修肯定不会透露的。一定要同意啊。
江波涛:……
江波涛想说我联系不上他。
但是没人在意,他们都觉得这是借口。
周泽楷拍了很多照片,然后直接发给了江波涛,朋友圈也不更新了。
江波涛:哈哈,小周啊,这个……你给我发照片做什么?怎么不发朋友圈啊?
周泽楷:觉得江会有用。
江波涛:……
江波涛回身看了看,想知道周泽楷是不是在他周围监视他。

周泽楷是在西藏那曲下的车。
他和江波涛说自己下车了。
江波涛:……这么快就到拉萨了?
周泽楷很疑惑:我什么时候说要去拉萨了?
江波涛:……
为远在拉萨等着的叶修默哀。
周泽楷去了比如县内的骷髅墙,然后把所有好友申请都同意,拍了满是骷髅的照片,发了朋友圈。
周泽楷:[图片]
评论:
夜雨声烦:周泽楷你一定是故意的你太坏了!
一叶知秋回复夜雨声烦:你才过分,那些骷髅多好看啊,是艺术啊,你不懂欣赏。
索克萨尔回复一叶知秋:不如拜托周泽楷给你带些当地的特产吧。
一叶知秋:可以吗周泽楷?话说那里的特产是啥?
周泽楷回复:不好意思,你是哪位?
夜雨声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周泽楷你可以的,特产可能是骷髅呦。
索克萨尔:……
沐雨橙风:……
江波涛:……
君莫笑:……哈哈好样的小周。
周泽楷回复君莫笑:你是哪位?
周泽楷:各位需要特产的话希望可以提供本人真实姓名,联系方式和快递地址。
夜雨声烦回复周泽楷:哈哈哈哈哈哈好样的周泽楷,从今天开始咱们就是异父异母的亲兄弟了!
索克萨尔回复夜雨声烦:别闹。
沐雨橙风回复周泽楷:哎呀楷楷肯定已经猜到我是谁啦,祝你玩的开心。你会去拉萨吗?
周泽楷回复沐雨橙风:应该会去。
苏沐橙转头就和叶修说了,看到了吗他说他会去,一定要抓住机会啊,你别暴露了。
叶修:……

周泽楷自己玩的还挺开心的,他在湖边让别人帮自己拍了几张照片,本来想发朋友圈的,但是他知道沐雨橙风是苏沐橙,再发的话好像有些尴尬。
周泽楷犹豫不决的时候,一边的小姑娘道:“你拍的这么好看,一定要发朋友圈啊。”小姑娘就那么看着他。
就是她给周泽楷拍的照片。
然后周泽楷就发了照片。
其他人平均一水儿的说好看,只有江波涛,问到了点子上。
江波涛:谁给你拍的照片啊,挺好看的啊。
所有人都等着周泽楷回复这条评论,然而,周泽楷没有回复。
微信群里:
黄少:怎么办?周泽楷不会是真的有对象了吧?那老叶可怎么办?大好年华就等人了?
喻文州:不要这么说,毕竟他们已经分开两年了。谁都有自由。
孙翔:这么说我就不乐意了,周泽楷肯定没有对象。我无法想想他和别人在一起的样子,有点扎心。
黄少:你又不是周泽楷前对象,你扎心啥?!
苏沐橙:少天。
黄少:……
江波涛:@叶修你到哪了?看到周泽楷微信定位了吗?
苏沐橙:@叶修加油啊叶修。
孙翔:@叶修加油啊。
孙翔:不是,让叶不修加油干啥?
黄少:@孙翔是这样的,你脑子不好使我给你解释一下。
黄少:老叶和周泽楷谈恋爱,然后分手了,两年之后的现在,周泽楷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借了三百五十万跑路了,叶修就去追他了。
所有人:……

叶修没有功夫看群里他们说话,都在艾特他,他也不想回答。
假如,周泽楷真的有对象了。那对方是男的还是女的?他们两个关系进展到哪一步了?会和周泽楷做很亲密的事情吗?
叶修想到这里呼吸就急促了起来,他的心脏难受到快要爆炸了。
这两年里,他们虽然没有联系,但是叶修自己知道,在他内心深处,周泽楷一直都是属于他的。
可是现在,他不确定了。
他要去确认一下,如果周泽楷真的……
真的已经不属于他了的话,他就……
叶修不能再想了,他从椅子上站起来,按照周泽楷的朋友圈定位去找他。
周泽楷之所以没有回复,是因为他手机自动关机了。
对的,浪了一天,手机没电也是正常的。
可是其他人不知道啊,还以为周泽楷不回复就算是默认了。
叶修也是当局者迷,周泽楷来的时候叶秋说过了,他是一个人,去的西藏。
可惜现在叶修根本没有功夫想其他的。

周泽楷回到酒店休息,第二天出发去爬雪山。虽然他是自己来的,但是这里游玩的人还是很多的,他穿着厚厚的防护服跟着队伍慢慢上山。
为了游客的安全,他们并不被允许爬的太高,周泽楷还想爬到山顶拍张照片,可惜还没有爬到预定距离的一半就因为高原反应被送下山了。
躺在病房里的周泽楷:……
这到底是为什么?同行的小姑娘都没有高反!
周泽楷打开微信,看到了很多评论,他一条一条的看完之后回复了江波涛:游客帮忙拍的。
叶修坐在车上,皱着眉拿着手机,想用“君莫笑”这个ID和周泽楷打微信电话,但是又怕这次要是失败了不至于暴露。
叶修看窗外的天空,突然就按了通话。
周泽楷看着“君莫笑”的通话邀请,并不知道他是谁,响了一会儿,周泽楷接通。
对方没有出声。
周泽楷一瞬间就知道他是谁了。
叶修。
叶修,叶修,叶修。
周泽楷在心里默念他的名字,嘴角微微勾起,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笑。
深吸一口气,就在周泽楷准备出声的时候,对方挂断了。
周泽楷:……
叶修看着被自己手误挂断的手机,默默的看了后视镜里的司机一眼,对方尴尬的一点下巴:“对不住啊,前面有只牛过马路。”
叶修:“……”
叶修把手机探出窗外,对着过马路的牛拍了张照片,顺手发给了周泽楷。
收到牛的周泽楷:……
所以这到底是怎么个意思呢?


[周叶]梦里梦到醒不来的梦06

06
在周泽楷和叶修到嘉世的时候兴欣的人就收到了消息,但是他们只知道周泽楷过来了,并不知道还有一个叶修也在他身边。
陈果问:“周泽楷去嘉世做什么,他已经被轮回除名了,难道是想加入嘉世?”
“不可能的。”现任兴欣队长叶修摇头:“以我对周泽楷的了解,他宁可独来独往也不会加入其他城市。比起周泽楷,我更好奇的是周泽楷身边的那人是谁。”
陈果看了叶修一眼,道:“不如这样,派人去看看吧。”

在刘皓说完之后,叶修就笑了,他装的非常像的看着周泽楷,一脸迷茫:“他是谁?”
周泽楷嘴角微勾,道:“我对嘉世不是很熟,不太清楚。”
刘皓额头青筋暴起,忍着怒气道:“叶修,不要不识好歹,进了我嘉世的地盘,你不夹着尾巴做人也就算了,胆子还这么大,难道是不想活着出去了?”
叶修:“哎呦我好怕怕啊,周泽楷你要保护我啊。咱们能不能离开这里?我怕被传染呢。”
刘皓咬牙切齿:“你这是什么意思,叶修,故意过来找茬是吧,行啊,你们兴欣要是不怕的话,我们嘉世也不是胆小的,不如打一场,你要是输了,就得给我跪下叫爸爸。”
叶修和周泽楷咬耳朵:“我怎么觉得刘皓这人精神越来越不正常了啊,他是不是真有什么毛病?”
周泽楷无语的看着他:“要是玩够了咱们就可以离开了。用不了多久,兴欣就会来人了。”
叶修伸出食指摆了两下,沉默的看了刘皓一眼,看的对方忍不住往后推了一步,他才开口说话:“不好意思,忘了自我介绍一下了,我叫周叶,是周泽楷的远方表哥,不是你口中的那什么叶修啊,你是不是骂错人了?应该给我道歉的吧。”
周泽楷:“……”
刘皓:“……叶修……”
围观众人:“……”
不要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行吗?以为我们没有见过叶修吗?你顶着一张和叶修一模一样的脸还是说自己不是叶修?
叶修说完之后见周泽楷无言的看着他,忍不住就想逗逗他,他伸出手指戳了一下他的耳垂,看着它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的通红,笑的有些狡猾,但是说的话却正直无比:“哎呀小周,你耳朵居然红了唉,红的跟和宝石似的,还挺好看的。”叶修说着又伸手要摸,周泽楷侧跨半步躲开,给了他一个眼神警告。
叶修不为所动依旧伸手,周泽楷再退,叶修锲而不舍不放弃,周泽楷无奈妥协。
叶修心满意足的捏了捏周泽楷的耳垂,松手的时候莫名的咂咂嘴,那声音传进周泽楷的耳朵里,弄的他心里一颤一颤的。
周泽楷伸手捂住自己的胸口,看着站在自己前面和刘皓说话的叶修,觉得这种感觉有点奇怪。
叶修撩完人就不管了,打算和刘皓好好说道说道,刘皓面容扭曲的看完叶修和周泽楷“打情骂俏”,内心戏十足的想了一下他们两个的关系,最终得出一个结果。
刘皓像是抓住了叶修的把柄,扯了扯嘴角:“我说叶修,你不会是和周泽楷……搞基呢吧?”
围观群众:“……”
“卧槽好劲爆的消息啊原来叶修大大居然和枪王大大在一起了?”
“所以说叶修之所以离开嘉世是因为嘉世的刘皓想棒打鸳鸯拆散他们,叶修为爱离开转身去寻找周泽楷携手共度一生?周泽楷感动于叶修的无私奉献主动叛离轮回和叶修双宿双飞?天呐这是什么样感人的爱情故事啊!”
“……是啊我都感动的快哭了。”

周泽楷眉头微皱,对叶修道:“走了。”
叶修冲着刘皓笑了笑,朝他摆摆手:“算了算了,毕竟回来看看不容易,我们走了。哦对了,这下所有人都知道你骂叶修的话了,兴欣的人估计也该来了。”
刘皓:“你什么意思叶修?”
刘皓有种不好的预感,但是叶修和周泽楷已经跨进传送离开了。

包子刚进嘉世,就听到了一个传闻。
“听说了吗?周泽楷和叶修谈恋爱了!”
“什么?!这怎么可能?兴欣和轮回离的那么远,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吧?你脑洞好大啊哈哈。”
“什么啊,这是刘皓亲口说的。”
包子:“……”

包子受到了惊吓并且将这个惊吓传染给了所有人,包括正在兴欣的叶修。
陈果惊讶过后就是嘿嘿嘿嘿的笑,笑的叶修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他无奈的对包子道:“包子,没想到在你心里我和周泽楷关系这么好,但是脑补归脑补,让你打听的事呢?”
陈果笑完之后也觉得这不可能,拍了拍包子的肩膀,语重心长:“我知道美人可遇不可求,周泽楷这个大美人你要是看上了,姐姐给你牵线啊,可不能牵扯你老大么,人家还要清白呢哈哈!”
叶修:“……”
包子无辜挠头:“不是的,整个嘉世都再说呢,你们要是不信,可以自己打听打听啊。”
叶修和陈果对视一眼,觉得包子不像是在撒谎,那就是说,嘉世真的有这样的传言,可是这是怎么传出来的呢?

就在兴欣的叶修和陈果他们两个去嘉世的时候,周泽楷和叶修也经过传送门到了兴欣。
叶修看着这个世界的兴欣之城,眼里带着笑。
包子正好出来,就看到叶修站在门口,周泽楷站在他身边,目光温柔的看着叶修。
包子:“……”
完了完了,那个传言不像是假的啊!
不过,叶修老大不是刚离开?!
叶修看到包子,笑着和他打招呼:“呦包子,好久不见啊!”
叶修走过去想拍他的头,周泽楷却错步挡了一下,见叶修看过来,周泽楷面部表情看不出来任何端倪,叶修噗嗤笑了出来,转头对包子道:“好吧好吧,包子,不请我们进去吗?”

包子在前面带路,边走边挠头,问叶修:“叶修老大,你现在有点奇怪啊。还有啊,原来你和周泽楷是真的哦?”
叶修:“什么是真的?”
包子:“哦就是说,你和周泽楷在谈恋爱啊!出门之前还不承认现在居然都开始秀恩爱了吗?”
叶修嘿嘿一笑,摸下巴:“哦?哦~”
周泽楷想和包子解释一下,但是看叶修这反应,又好像没什么可解释的。
叶修和周泽楷在包子的带领下参观了兴欣的核心成员居住地,然后就打算离开了。
包子道:“对了老大,陈果不是和你一起出去的吗?她怎么没回来?”
叶修:“对了包子,咱们两个打个赌吧,你要是输了,你无聊我和小周这件事就不要告诉任何人哦,我——也不行。”
包子:“啊啊啊?为什么?”

包子成功的输了,叶修道:“没有为什么,愿赌服输。好了,我们也该走了。小周。”
周泽楷点点头,跟上叶修。
两人正大光明的走出了兴欣,叶修也不说去哪里,周泽楷也不问,走了半天,叶修先憋不住了,他问周泽楷:“你怎么不问我去哪里啊?就这么跟着我,不怕我把你卖了?”
周泽楷:“……你不会。”
叶修笑了笑,碰了碰他的手,周泽楷触电般的缩了回去,然后觉得自己反应好像有点大,又放了回去。
叶修心满意足的牵着周泽楷的手,周泽楷觉得自己的体温从两人接触的手开始升温并且逐渐蔓延到全身,但是他却没有松开手。
两人并肩往前走,叶修道:“你醒了吗?”
周泽楷摇头。
叶修:“不能装傻。”
周泽楷:“……”

叶修道:“好了,既然你醒了,那就送我回去吧。”
周泽楷:“没有。”
叶修:“……那我松手了。”
周泽楷:“……”
默默的握紧他的手。
周泽楷继续道:“真没有。”
叶修:“要是没有,你为什么听的懂我说的是什么呢?”
周泽楷:“……听不懂。”
叶修:“小周,你这样不行啊,要配合哥哥知道吗?一时的贪欢是不对的,咱们追求的是什么?是长久啊。”
周泽楷:“听不懂。”
叶修:“……”
啧,这么粘人的小周还真不忍心打他。
然后叶修就突然往后退,给了周泽楷一击,周泽楷虽然有些猝不及防,到底挡了一下。
叶修道:“醒了就不要装傻了,赶紧的,不然我就不客气了。”
周泽楷沉默。
叶修:“小周,你这样不行,讳疾忌医可不对。”
周泽楷:“你还会找我吗?”
叶修:“当然了,我就是为你而来的。”
周泽楷:“可是现在你要离开。”
叶修:“……我要是不离开,我也醒不过来,那你就没救了小周,假的就是假的。”
周泽楷:“……”
叶修:“快点,如果你想早点见到我的话。”
周泽楷突然冲过来,给了叶修一个拥抱,然后送他离开这里。

叶修睁开眼睛,入目是一片雪白,一阵风吹来,他后知后觉的感觉到了寒冷,缩写着脖子抖了两下,叶修站了起来。
远处的山顶上有一座城堡,叶修深吸一口气,向前迈步。

——————————————
文中没有和周泽楷见面的叶修是这个世界里,周泽楷印象中的叶修。
突然出现的叶修是一个外来者。
所以这里有两个叶修。
两者存在并不冲突呦。
兴欣之城的叶修就是一个过客,在文中没有意义。

[周叶]你不知道

[周叶]你不知道

ooc

你不知道,我喜欢你。

见你第一面的时候,我觉得你笑的很好看。
而你没有注意我。
你的身边,总会围绕着和你一样优秀的人,优秀到让人望尘莫及的人,而我,只是一个非常不起眼的后辈,你大概,还不知道我是谁。
我不太会表达,所以我只能看着你。
我不太会说话,所以我一直在努力。
努力的站在你能够看到我的位置上,努力让自己也成为发光的存在,尽管你不知道为什么,你只会惊讶于,这个人,这个突然闯入你视线的人,也是一个优秀的人吧。

你不知道,我喜欢你。

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是很难拉近的,我努力的尝试进入你的世界,但是你的世界太大了,你看到了我,却依旧无法把目光停留在我身上。
我无数次的想靠近你,你都会笑着远离我,会客套的和我说话,客套的笑着说我很棒啊这些话,但是我不想让你说这些,我想靠近你,让你知道我的心意。
但是我胆子太小了。

我只有继续努力。
成为和你并肩的存在,但是你却消失了。

你消失的时候,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去哪里找到你呢?
我不知道你的一切,我只知道你的名字,但是后来才发现,你的名字都是假的。

我不知道你的一切,就像你不知道,我喜欢你。

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感觉,是那种,只要看到你,就会不自觉的露出笑容;只要看到你,就会不自觉的注意自己;只要看到你,整个世界都成为了背景,我的目光,始终在你身上。
我不觉得自己是在暗恋你,毕竟我不觉得这份只有我知道的感情是苦涩的,相反,它是甜的。
如果你没有再出现的话,我会永远的把你留在心里,不会去打扰你,不去打扰你。但是你又出现了,以一种极为自信的方式向世人宣告你的回归,无论你经历过怎样的困难,你依旧是最耀眼的存在。

我知道你对我是什么样的感觉,一个有些腼腆,不太会表达的后辈。
我想和你成为朋友,就是那种很普通的朋友。
那种,聚会的时候会想起来叫我去的。
节日的时候给我群发个祝福的,那种最普通的朋友。

成为朋友之后,我就是你的朋友了,可以适当的关心你了,可以问你在哪里了,可以知道你在做什么了。
就这么简单。

我是周泽楷,我喜欢叶修,你不知道。
我喜欢你。








[周叶]梦里梦到醒不来的梦

05
两人一阵风似的来了,又一阵风似的走了,连夜赶往神殿,周泽楷站在神殿门前,把钥匙拿了出来,门上自动浮现出一个锁眼,他把钥匙放进去,转了两圈,门打开了。
两人有些警惕的进了神殿,这里面却什么都没有。
叶修咂咂嘴,奇怪的道:“怎么会什么都没有呢?被称为神殿,里边总得有个神像吧,这空的跟个烂尾楼似的。”
周泽楷摇摇头,他也不知道什么情况。只能先找找有没有什么机关了。
两人忙活了半天,天一亮,神庙门口自动刷新了护卫,两人只能小心翼翼的找。
叶修道:“你不奇怪他们为什么能死而复生吗?”
周泽楷沉默了一会儿,回答:“奇怪,这是就是我来神庙的目的。而且……”
叶修正琢磨着这里的小周明显的话多了,这是为什么呢这个问题,听见他停顿了,就下意识的抬头看他,周泽楷盯着叶修,肯定道:“你也是从神庙出去的吧。”
叶修:“……啊?”
叶修心说,我没有露出破绽吧,你是从哪里知道的?
但是叶修又不确定的是,周泽楷这是不是在诈他?毕竟叶修也觉得自己一个来路不明的人,还好巧不巧的出现在神殿边,又偏偏在周泽楷强攻的时候帮了他,然后就死乞白赖的跟着他很可能有阴谋,周泽楷又不是傻,自然也能想到。
周泽楷道:“你和一个人很像。”
叶修心里隐隐有个猜测,但是还是问了,“和谁啊?哥不觉得自己和别人像,你说的是脸还是名字啊?”
周泽楷:“名字……”
叶修莫名松了口气,只是一口气没下来呢,就听周泽楷又道:“……和脸。”
叶修:“……”
叶修哭笑不得,“不是,小周啊,你说话能不能连贯一点,你这样让我很慌的,哥哥的心脏没有那么强大。”
周泽楷摇摇头,“……他也叫叶修,是兴欣之城的人,我之前见过他几次,和你长得一样。你们是不是一个人。”
叶修:“……不是,我说小周啊,你真的很黑你知道吗?你是不是见我第一面的时候就是这么想的?”周泽楷点点头,“那你为什么不叫人呢?”
周泽楷道:“我和叶修前辈不熟,但是你……”
周泽楷皱眉,似乎不解自己当时的心情,他说了一句让叶修很开心的话,“我觉得我和你,好像有很深的关系。”
叶修开心的拍了拍他的头,“没错,小周,哥没有白疼你,你想的很对,咱们得关系就是很……很深。”
周泽楷:“你从哪里来的?”
叶修:“这个我可不能告诉你,不过我来这里是为了你。”
周泽楷莫名觉得这句话有些暧昧,他疑惑的看着叶修,一点一点的靠近对方,叶修站着不动,反而有些好整以暇的看着他,周泽楷有些犹豫的伸出手,叶修也伸手,两人的手紧紧的交握住,周泽楷觉得自己心跳的有点不正常,脸也发烫。
在事情没有进入不受控制的阶段之前,周泽楷放开了他的手,问叶修道:“你要去兴欣之城去看看吗?这里的他们,你应该也认识吧。”
叶修心动了,但是他来这里就是为了周泽楷,自然不能丢下他跑了,“你呢?你想去哪里?回轮回吗?”
周泽楷摇头:“不,我和你一起吧。”
叶修点头,同意了。
两人待到晚上,从神殿出来之后,先去了自家面面馆各自吃了两大碗面条,然后准备出发前往兴欣之城。
周泽楷:“兴欣之城离轮回很远,咱们过去要五天时间。你不着急吗?”
叶修觉得周泽楷自己走打算,他不打算说,叶修也不会主动问,所以,“我一点都不着急。”
两人用了五天时间到了兴欣之城,隔壁就是嘉世,叶修不着急进兴欣,反而先带着周泽楷去了一趟嘉世。
周泽楷道:“叶修前辈很讨厌嘉世,连带着整个兴欣之城都和嘉世不对付。你进了嘉世,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叶修的关注点明显不对,他哟了一声,“小周,难得啊难得,你居然一次性说了这么长的话,可以可以,我立刻给你变个样子——那是不可能的,哥怎么能偷偷摸摸的呢?既然来了就要光明正大的走一圈吗。”
周泽楷:“……”
周泽楷只是告诉叶修这个世界的事实,既然叶修不在乎,他也没什么可以说的,就跟着叶修进了嘉世之城。
叶修觉得这里挺眼熟的,好像自己真的在这个世界,这个城里待过很长的时间一样,但是,叶修回头看了周泽楷一眼,他想,因为周泽楷觉得“叶修”是这里的人,所以他才会觉得自己对这里很熟。
叶修晃了晃脑袋,让自己不要被周泽楷影响。

果然如周泽楷所说,叶修进城没有一会儿,嘉世城主府就派人过来了,他们一群穿着铁甲的士兵将周泽楷和叶修团团围住,周围的摊贩们呢干涉的往里面张望。
认出叶修的人和认出周泽楷的人一样多,毕竟叶修是隔壁城的“仇人”,而周泽楷则是大名鼎鼎的美人。
“哎嗨,你别说,周泽楷真是难得一见的长相,可真是漂亮。”
“你个破嘴把不住门的,瞎说什么呢,小心周队给你一枪。”
“我就实话实说怎么了?!”
“你们说,轮回的人怎么就有这么好的待遇么?他们队长长得多好啊,看见美人,自己心里也肯定特美,生活就有了动力,哪像咱们这啊?刘……长得不咋地。”
叶修那耳朵把围观的人说的话听的一清二楚的,他回头看了周泽楷一眼,后者面无表情,好像已经习惯了别人对他容貌的议论。
这下叶修总算明白了,在之前那城里之所以那么多人认识周泽楷,肯定就是因为他这张脸吧。
叶修正出神,谈话里的另一位主角登场了。
刘皓从士兵让开的通道走过来,看见叶修的时候冲他露出一个十分嘲讽的笑,“哟,还真是叶队,属下来报的时候我还以为有人冒充呢。怎么,叶队长,在兴欣混不下去了准备回来了?那你想错了,我们嘉世可不收丧家犬。”




[周叶]梦里梦到醒不来的梦04

04
两人站在那里看了半夜的星光,最后周泽楷道:“走吧。”
叶修笑了笑,咂咂嘴,有点想抽烟。
轮回总部就好像没有人一样,叶修跟着周泽楷进了地下室,走过长长的黑暗走廊,来到尽头。
周泽楷对着墙开了两枪,却并没有什么反应。
周泽楷:“……?”
叶修抽了抽嘴角,“哟小周你……”
他话没有说完,两人同时回头,做出攻击的动作。
黑暗的对面,脚步声响起,伴随着零星的火光,慢慢的向他们靠近。
“周泽楷,你果然又回来了。”为首的人看着周泽楷,瞳孔里映着火光,“你还是想要那个东西吗?”
“那个,小江啊。”站在一旁的叶修突然插话,周泽楷侧目,因为他对江波涛的称呼而微微皱眉。
“你是?”
“忘了自我介绍了,我是叶修,是小周的男……咳,小周的难兄难弟。”叶修说完之后咬了咬自己的舌头,心说还好没有说漏嘴。
江波涛没有理他,继续和周泽楷说话,“你不是放弃了轮回吗?回来做什么呢?你不是轮回的人,那个东西你就没有办法拿走。”
周泽楷没有回答,转过身去,看着尽头的墙。
江波涛:“……周泽楷,你这样不行,逃避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
叶修看的好笑,忍不住哈哈两声,被周泽楷突然伸手给捂住了嘴。
叶修:“唔……”
熟悉的味道弥漫在他的鼻尖,叶修有些怀念的深吸一口气,伸出舌尖舔了一下他的手心。
周泽楷被刺了似的收回手,有些惊讶的看着叶修,后者无辜的看着他,“怎么了?还不准我说话了?”
周泽楷摇头,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手心。
嗯……
“队长。”江波涛身后的杜明叫了周泽楷一声,“你真的要放弃轮回吗?”
周泽楷身体僵硬,没有回答,叶修在一旁看的揪心,开口道:“小周才不会放弃轮回呢。你们不要误会他啊。”
叶修这话说完,所有人都看着他,周泽楷皱眉,“你好像很了解我?”
叶修:“当然了,我可是全荣耀最了解你的人啊。别说你会放弃轮回了,就是轮回放弃了你,你也会为轮回义无反顾的。小江,你也是这么认为的吧。”
江波涛:“……对,但是……”
叶修:“这不就行了?既然你们都是这么认为的,小周又不会对轮回不利,不如就打开这个什么密室,让小周拿那东西用用呗。”
众人:“……”
周泽楷有些无奈的摆手,“不用,他们也没有权限打开这里。还得我自己来,你帮我?”周泽楷不会轻易的和别人说“帮我”这个词,但是对叶修,他们两个明明认识的时间没有就好,周泽楷心里已经在信任他了。
这个信任来的莫名其妙的,但是周泽楷却不排斥。
两人配合了一下,身后的众人也紧张了起来,杜明戳了江波涛一下,“副队啊,我们要不要上去帮忙?”
“得了吧,你上去是帮忙吗,是捣乱还差不多。”吕泊远推开杜明,对江波涛小声道:“咱们偷摸的过来给队长打掩护,会不会被上面的人发现啊?”
“你去看看?”
吕泊远耸肩,“杜明,咱们俩一起去。”
杜明被拉走了,江波涛胸前的轮回胸针亮了一下,他脸色微变,“方明华,吴启,你们俩去看看。”
身后又走了两人,江波涛上前去帮周泽楷,他把胸前轮回的标志摘下来递给周泽楷,周泽楷愣了一下,朝他微微点头,接了过来。
周泽楷把标志放在手心,食指中指并拢在空中画了一个图案,标志发出刺目的光芒,墙打开,露出里面的空间。
周泽楷大拇指划过轮回的标志,把它还给江波涛。
周泽楷个叶修进去,江波涛在门口喊住他,“队长,我们等你回来。”
周泽楷点点头,“谢谢。”
江波涛笑了笑,“不客气。”
周泽楷谢的是今天轮回队友的帮忙,轮回守卫森严不只是说说而已,但是今天他们却如此轻易的进了这里,只能说明,内部有人在帮忙。
轮回库房里的好东西太多了,叶修简直要看花眼了,但是周泽楷连看都没看,直接走到最中间的高台上,哪里放着一个青铜的盒子,周泽楷打开盒子,拿出里面放的东西。
是一把钥匙。
叶修凑过去,接过来钥匙看了看,摸摸下巴,“钥匙?有什么用?”
“门的钥匙。”周泽楷道,然后把钥匙收起来,“走吧,要帮忙了。”
两人出了地下室,还没有走到地面,就听见了打斗声。
地面上,轮回队员们正在和轮回总部的守卫们打架,也没有下重手,就是打着玩玩,以把他们打晕为目的。
叶修二话不说加入战局,江波涛回头看了一眼周泽楷,无奈的对叶修道:“大哥,我们打架不是为了好玩的,是拖延时间啊,你们能不能赶紧走?”
叶修:“那什么,哥有点激动,回见。”
他几下跳出战圈,回到周泽楷身边,然后跟着他往城外跑。
“不管他们了?”
“嗯。”
“嗯……嗯?”
“没事。”
“哦。之后去哪啊?”




[周叶]梦里梦到醒不来的梦03

03
入夜,轮回之城的城墙边上,周泽楷朝叶修做了个手势,后者点头,身体轻盈的上了城楼,消失了一会之后又露出来头,朝周泽楷比了个“OK”的手势。
周泽楷皱眉,不明白什么意思,但是也明白这大概是告诉他上面没有问题了。
他点头,脚下用力,也上了城楼,叶修则轻车熟路的在前面来路,个周泽楷拉开了一段距离。
周泽楷想问一下他刚才的手势是什么意思都没有办法。
事情过去之后再问吧,也不着急在这一时。
下了城楼,叶修就直奔城中心的最高楼去了。
周泽楷拉住他,叶修回头,有些奇怪的看着他,周泽楷道:“你去哪?”
叶修指了指那楼,“不是轮回总部?”
周泽楷:“……是,不过它守卫森严,咱们两个进不去。”
“那怎么办?总不能就这么算了吧?咱们城门都进来了,还怕这个?”叶修心说,哥哥我还没有怕过啥,总不能被一个门拦住。
周泽楷却对他摇头,让他站在自己身后,叶修想看他干什么,直好照做。但是周泽楷又摆手,让他继续后撤。
叶修:“……还撤?你能咋啊?”
周泽楷皱眉不说话,依旧摆手,叶修露出无奈的表情,认命的往后退。
退了大概有二十米之后,周泽楷才放心的回头,掏出枪套里的两把枪,叶修本来没在意,但是周泽楷两把枪一起开,并且枪口打在同一个地方的时候,那面墙居然变得透明了。
叶修:“……这……这这……”
他走过来,指着白色漩涡的洞口,“这到底怎么回事?”
周泽楷嘴角微扬,露出不明显的笑容,叶修很敏锐的发先了,他比看到周泽楷这波秀还惊奇的看着周泽楷,“哟小周,原来你会笑啊!”
周泽楷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叶修不为所动,伸出食指抵着他的嘴角往上扬,“你就应该多笑笑,多帅气啊。”
周泽楷眼神有些异样,他眨了眨眼,对叶修道:“进去吧。”说着,他率先走了进去。
叶修连忙跟上,在他踏进漩涡之后,墙又恢复了原样。
叶修回头,看着毫无破绽的墙,跟上周泽楷,“刚才到底怎么回事?”
他总不能来了玄幻世界吧?
这是一幢从远处看都很高的城堡,他们在第一层进来,然后慢慢的往楼上走。
周泽楷对这里很熟悉,他躲过了所有巡逻的人员,直接到了城堡的顶层。
但是这里很空,就像是一个观光台,上面除了窗户,再没有其他。
叶修从这里往远处看,街道上的灯火星星点点,普通将要熄灭的火星。
“还挺漂亮的。”叶修道。
周泽楷现在他身边,“嗯”了一声。
“我经常来。”周泽楷说。
叶修笑了笑,“那……你不会是单纯带着哥过来看风景的把?”叶修突然觉得周泽楷很有可能这么做。
果然,周泽楷居然露出一个明显的笑容,差点闪瞎叶修的眼睛,他点头,“对。”
叶修哭笑不得,“喂小周,不是吧,你真是……”
你真是怎么呢?
叶修看着他下楼的身影想,我还以为这里的你,很孤僻呢,原来你还是这么温柔啊。






[周叶]梦里梦到醒不来的梦02

02
叶修到底还是被允许跟着周泽楷了。
叶修第一次来这个地方,看着周围,就觉得挺好玩的。
两人此时经过一条繁华的街道,街道上小贩们吆喝的正热闹。
“小周小周,这是什么东西?”叶修站在这个摊位前,手里正在拿着一个不知道什么东西的小玩意。
周泽楷没有回头,叶修只好撇嘴跟上。
他走到周泽楷身边,戳了一下他,“小周,你要去哪里?”
“吃饭。”
“吃饭好啊,你不说哥都没感觉。这里有什么好吃的?”叶修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跟着周泽楷进了一家饭馆。
“周队来啦!您楼上请。”
叶修被老板的热情给吓了一下,但是周泽楷却已经习以为常,跟着他上了楼。
这是一个包厢,叶修跟着周泽楷坐下,问他,“你到底是什么身份?”
周泽楷看了他一眼,“你不是知道吗?”
叶修嘿嘿一笑,心说我只知道你叫什么和你的身份,但是我不知道你现在是干什么的。
“你很奇怪。”周泽楷道。
叶修很感兴趣的看着他,“哦?我哪里奇怪了?”
“我不认识你,你对我,很熟。”
“那当然是因为,你是最特别的啊。”
周泽楷眉头一皱,“你……”
“我怎么了?”叶修笑着凑近,周泽楷往后仰,错开他的脸,“没什么。”
叶修就这么跟着他在这里住了三天,三天里,周泽楷每天都去那个地方去一趟,那里有时候有人,有时候没有人,但是每次都是相同的结果,周泽楷没有办法进去。
“你为什么一定要进去?”
叶修见周泽楷不回答,只好又问:“那里是什么地方?”
“神殿。”
“神殿?里面有什么?”
周泽楷摇头,“不知道,但是……我感觉,一定要进去。”
叶修一愣,随即想到了什么,他笑了几声,心说,这完全是得来全不废功夫啊。
“既然这样,那肯定是和轮回有关,不如你回轮回去找找线索?”
周泽楷难得的陷入了回忆之中,叶修觉得,这个地方的轮回,应该对周泽楷是很不错的吧。
“我……不能回去了。”
叶修还在幻想着,见了江波涛和孙翔的时候要怎么给他们一个难忘的印象,没想到周泽楷居然会说出这种话来,他皱眉问道:“这又是为什么?”
叶修发现自己来到这里之后说的最多的就是为什么这三个字了。
周泽楷沉默了一会儿,才道:“驱逐。”
叶修更惊讶了,“驱逐?轮回驱逐了你!”
轮回不把周泽楷当宝贝吗?为什么会被驱逐?!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周泽楷苦笑,却没有说出来理由。
“就算是这样,你对轮回是不是很熟悉?”
周泽楷点头。
那就行了,“你肯定知道轮回存放重要东西的地方,咱们偷摸的去找找,你总不能天天去打门吧。”
周泽楷犹豫了一下,然后点头。
叶修赶紧道:“咱们赶紧去吧。”
周泽楷奇怪的问他,“你对轮回……好像很好奇。”
“嘿嘿,传说中的轮回啊,我当然有些紧张期待了。赶紧赶紧。”
让叶修没想到的是,轮回居然离他们待的这个地方很近,走路一天就到了。
轮回所在的轮回之城很大,是这个区域最大的城市。
叶修正要大摇大摆的从城门进去,就看见周泽楷默默的掏出来一块黑布,蒙着脸,只露出一双好看的眼睛。
“不是吧。”叶修不敢相信,“城门都不能进去?”
“抱歉。”事实就是如此。
叶修对他露出恨铁不成钢的眼神,没想到你居然混成了这个样子!







[周叶]梦里梦到醒不来的梦01

各种私设   OOC

01
周泽楷双手转枪,将荒火和碎霜插入枪套,走过满是尸体的地面,走到台阶前。
他抬头,认真的看着眼前的这栋建筑,没有发现身后的尸体中,有一个士兵悄悄的举起了手里的枪,就在他即将扣动扳机的一瞬间,自他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人,来人自天而降,手中的长枪毫不犹豫的穿透了他的脖颈。
周泽楷听见声音,回头举起枪。
“呦,你好啊!”来人抬起头,朝他扬了扬手,笑着和他打招呼。
周泽楷没有回答他,看着他将长枪架在肩膀上,悠哉悠哉的朝他走过来。
“我叫叶修,你叫什么?”叶修走到周泽楷面前,毫不在意的让周泽楷将伤口抵在他胸口上。
周泽楷看着他带笑的眼神,心里一惊,不自觉的放下了枪。
“周泽楷。”
“小周啊,你在这里做什么?”叶修很自来熟的换了个称呼,周泽楷眉头皱了一下,却什么都没说。
“喂,好歹我也是你的救命恩人吧。”叶修顺着他的目光看着眼前的这栋建筑,手臂弯曲,戳了一下他的腰,“小周啊,你想进去?”
周泽楷看着他,“你的目的。”
叶修脸上带着玩世不恭的笑,“没有啊,我没有目的。”
周泽楷不信,他能感觉到叶修对他随意的态度,叶修应该是和他很熟悉,可是他却没有见过叶修,这种感觉让他有些烦躁。
“你认识我?”
叶修突然凑近他,周泽楷不为所动,叶修有些无奈的摇头,“周泽楷嘛,大名鼎鼎,威名远扬,全荣耀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啊,我当然知道。”
“我不认识你。”
叶修呵呵一笑,将手臂搭在他的肩膀上,“现在不就认识了吗?”
周泽楷摇摇头,自顾的往前走,塌上台阶,来到这栋建筑的门前,大门约有3米高,他朝门开了两枪,却只留下两个不深不浅的弹坑。
叶修也走上来,下巴动了一下,“你想进去?”
“嗯。”
叶修二话不说,手中长枪一挑,却也只在门上留下一道半厘米深的划痕。
叶修一耸肩,“哥哥也帮不了你了。”
周泽楷道了声谢,转身就走。
叶修还在问他,“你想进去吗?你为什么想进去?”
周泽楷脚步一顿,“不知道。”
叶修无奈的笑笑,他看着地上的尸体,估摸着有30个,“你不知道,就杀了这么多人?”
周泽楷目光一变,“与你无关。”
叶修:……
叶修嗤笑两声,用鼻音出声,嘀咕道:“和我无关?要不是为了你,哥能来这里?臭小子。”
周泽楷耳朵一动,却没有听清他在说什么,他也不强求,长腿一迈,走了。
叶修回过神来的时候周泽楷已经走远了,他赶紧追上去,“喂小周啊,哥现在无家可归,看在哥哥是你救命恩人的份上,能不能收留我一晚?”
周泽楷脚步停顿,回头,手里的荒火抵在他额头上,“不行。”
叶修:“……那你能不能,给哥点钱呢?”
周泽楷的表情有一瞬间的空白,叶修看着他的表情,在心里给周泽楷补上他此时的吐槽:我从未见过如此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
嘿嘿嘿,我们来玩个游戏吧,猜猜他们两个会是什么身份?

推荐一篇文,《(殊琰)一世真》by擂文

http://jiushifangwendedifang.lofter.com
这真是我看过的唯一一篇从头哭到尾的文,真的,太太写的太好了!!!
忍不住分享一下。

在这一天

#周泽楷16岁生贺#
在这一天

周泽楷独自一人走在大街上,夕阳从身后投来余晖,打在身上还有些淡淡的温暖。
这是一条他每天必走的街,往日里这个时候都是人来人往,热闹的很,可是今天却与往常不同,他从街头走过来,除了他再没有其他人。
周泽楷并不是好奇心很重的人,但是今天的确很反常。
他走到一家早餐店,这家店的老板认识他,因为他每天都会在这里吃早餐,从来没有换过。老板之前还说,周泽楷是个固执的人。
周泽楷并没有反驳,别人看到的只是表像,他自己只是单纯觉得,那样搭配的早餐最好吃。
不要问为什么,因为周泽楷相信自己的直觉。
周泽楷站在门前,并没有上锁。他推开贴着大红字的玻璃门,店里干干净净的,像是今天没有开张,但是周泽楷早上还吃了他家的早餐。
“有人吗?”
少年清冽的嗓音响起,低沉,却又带着婉转,他环视四周,又往后厨看了看,并没有人。
周泽楷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他又出去了。
接下来是另一个地方,精品店,大概是女生特别喜欢逛的地方。周泽楷偶尔会去,但是那里的人却好像和他很熟的样子,因为店员是个小姑娘,每次见他的时候都两眼放光,恨不得当他挂件的那种。
周泽楷嗯……
周泽楷因为这才记住了这家店的。
店门依旧没有上锁,那个小姑娘也不在。周泽楷看了一圈,没有人。不过他的目光在柜台那里停留了一瞬。
玻璃的柜台里放着一个盒子,上面用花体这着“生日快乐”四个字。
里面放的应该是礼物。周泽楷抽空想了想。
出了精品店,夕阳已经落下,远处天边压着五彩的云,大街上落满了树叶,偶尔风起,将落叶吹动个几厘米后就不再动了,好像很懒。
周泽楷低着头往前走,突然停了下来,他四处看了看,然后掏出手机,指纹解锁之后打开键盘,按了两个“1”之后又按了一个“0”。
犹豫了片刻,周泽楷的拇指就要点在电话图标上了,他的肩膀却突然被人拍了一下,手机脱手而出,将要落地的时候出现一只骨节分明的手将它接住。
周泽楷看着突然出现的手,直到手的主人将手机递给他,周泽楷才反应过来,他看了一眼现在自己眼前的人,接过手机,说了声谢谢。
“和哥哥客气啥。”
这人说着,伸手搂住他的脖子。
“叶前辈……”
“嗯?怎么了小周?”
“人都去哪里了?”
叶修啊了一声,满头问号的看着他,“什么人?”
周泽楷指了指大街,“大街上的人。”
叶修笑了笑,他双手抱在脑后,扭头看周泽楷,“我怎么知道,也许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呢。”
周泽楷认真的看着叶修,然后低头点开手机,觉得还是先报警比较好吧。
叶修见他真要点,赶紧把手机抢了过来,然后拉着周泽楷的手,朝他一眨眼,“跟我来吧。”
少年奔跑在街上,微光拉长了影子。
叶修停在了一个胡同里,胡同里有一家安静的小酒吧,周泽楷听叶修说过,他没来过。
“前辈?”
叶修神秘一笑,“进去吧。”
周泽楷看着他,后者慢慢收了脸上的笑容,变得认真起来,他道:“要不你闭上眼睛吧。”
周泽楷听话的闭上眼睛。
叶修:“……”
嗯……
这小孩怎么这么实诚呢?
“手。”周泽楷说。
什么?
叶修看着伸在自己面前的手,认命的握住,“来,跟着哥走。”
叶修走在周泽楷前面,牵着他的手,少年的嘴角闪过微笑。
周泽楷走的很顺畅,叶修推开门的时候还想,这小孩怎么这么信任我呢?
莫名的开心是怎么回事?
酒吧里静悄悄的,只有开门时的风铃声。叶修将周泽楷领到店内正中央,那里有一块拼贴成圆形的大理石地板,周泽楷就要在圆环里面。
“你等着。”叶修说完就跑了。
周泽楷闭着眼,安静的听着周围的声音。
四周很安静,周泽楷在这一瞬间觉得自己像是现在空旷的雪原之上,远处的暴风雪狂暴着,席卷而来,只是还没有刮到他身上的时候,周泽楷看到了一圈火。
他睁开眼睛。
他面前站着一群人,都是他认识的人,他们大笑着为周泽楷送上祝福,然后起哄一般从人群中让开一条道,从对面走来两个人,为首的是端着蛋糕,笑得一脸慈祥的江波涛,叶修站在江波涛身侧,嘴角含笑,指着蛋糕上点燃的“16”蜡烛,看着周泽楷。
“小周,哥就说今天是个好日子吧。”